国产装备软件系统起步稚嫩 十年前曾用360杀毒

  本周,围绕华为公司的新闻已经在各大新闻版块上刷版。作为一家信息通信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提供商,华为公司遭到了美国政府在美国总统亲自指导下发起的全方位的“断供”,与去年中兴被单独断供芯片不同,这次华为所遭遇的风波更加全方位,甚至连联邦快递和DHL这样看似和华为的研发生产毫无关系的企业也被卷进了风波之中,出现了“联邦快递将华为在途芯片发往美国检查”的“不实传言”,作为一家甚至都没有涉及国防工业之类的中国非国有企业,能够享受到这样全方位的待遇,要么是它真的掌握了什么了不得能够改变世界运转方向的技术,要么就是策划这出的美国总统“疯”了。

  当然在我们看来,也许事情的原因兼而有之。不过颇为奇妙的是,本轮针对华为的“断供”之后传出的各种“否认”与“声明”不同寻常地多,也显示出这次看起来来势不小的“断供”背后不同国家与企业对于自身利益的不同考虑。对于美国这样透支本国信誉声望,实际上却对全球产业造成巨大损害的行动,事情的发展应该并不会如美国那些自以为是的决策者所想象的那般“顺利”,而对于华为来说,他们已经为了这场只能赢,不能输的战争准备多时,虽然形势会注定艰难,但这未尝不是华为再次实现升级发展的重要机遇。

  华为的遭遇虽然与国防没有直接相关,却引发了人们对于各类产品,尤其是高技术产品国产化以及自主知识产权的忧虑与探讨。对于军事领域而言,一个很传统的问题就浮现了出来:到底什么样的“自主”才是真正必要且合适的?

  说起自主,最常见的自然是有关“国产”的争辩,毕竟对于一件武器装备而言,能否在本国制造是至关重要的,但对于国产这一概念的定义本身,却有着太多太多的复杂和深度。正如中国能够国产苏-27系列战机与印度能够国产苏-30MKI在其背后所代表的工业体系和技术实力完全不在一个层面上,即使同一个国家的所谓国产,在不同时期代表的概念也各不相同。

  新中国历史上引进生产或者仿制生产的各类装备,从燃气轮机、柴油机、到空空导弹乃至航空发动机,也大多存在着持续时间不短的“混装”阶段,让生产部门有足够的时间循序渐进,将国产化率逐步提升到满意的程度。对于这类国产化,解放军的一般原则自然是在条件可行的情况下,追求尽可能高的国产化率,以便后续的进一步扩大生产和装备。

  但在这样的国产化过程中,又有其他的问题出现。那就是这样的国产化很多时候并没有完全摆脱来自外国的元器件,特别是一些军民通用,可以在民品市场上采购到的元件,出于可靠性、使用寿命等因素考虑,目前有不少会倾向使用进口产品。

  这其中曾在军迷圈里流传很广并一度引发广泛讨论的,就是国产红旗-9地空导弹使用日本松下公司的行程开关问题。这类元器件到处能够采购,一般情况下的进出口也不受限制,而且国内也能够制造同类产品,之所以在平时选用进口产品,主要考虑的是进口产品的质量更好,开彩开奖现场直播网址,寿命更长,便于减轻部队的维护压力。

  这类进口产品在国内装备的“国产化”上长期以来并不受太大的重视,毕竟此类设备军民都有,理论上不存在买不到的可能,笔者之前也曾在国内某电子设备研究所展出的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雷达处理芯片所使用的外设产品中发现了来自中国台湾地区的产品,虽然他们也承认此类设备换成大陆产品不存在问题,但在正常生产中,总是效费比更优秀的产品能够赢得订单。

  除了这些常见的硬件问题之外,软件的国产化问题同样值得关注。相比于处于世界领先水平的国家,今期现场开奖,在解放军开始信息化建设的相当长一段时间里,虽然各类国产的专用软件层出不穷,但他们所依赖的操作系统平台仍然是美国微软公司的windows系统。而就在差不多十年以前,给军用电脑安装360杀毒软件甚至还被认为是一种“行之有效”的防攻击手段……

  虽然这样的描述看起来令人震惊,但确实反映了国内军用计算机软件和操作系统发展的历史之短和起步之稚嫩。对于解放军来说,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和民用操作系统及其相应的程序一样,是一个需要长时间和大量使用和测试的经验构造出来的软件环境。而出于国家安全在这样的环境里寻求全面的独立自主,自然是一件极为重要,而且不能马虎的事情。

  从软件角度来说,比起需要遵循商业规则的华为而言,解放军在这一方面的掣肘要少很多,绝大多数软件都无需在意。对于硬件的“断供”来说,华为采取的是大量的囤货以及一整套完整的“B计划”,使用包括国产芯片在内的一整套替代产品,保证在最坏情况到来后,能够使用完全自主研制的产品维持产品线和技术的正常更新;而对于解放军来说,那些在和平时期看起来不那么好用的国产化产品,这时候就要担负起让解放军各种装备运转起来的重任,也许性能有缩水、也许维护性要打折扣,也许极限状况下的表现要受影响,但至少在上战场这件事情上,它们仍然能履行自己忠实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