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望京新城七旬老太被打(图)

  万人堂心水论坛资料。继本报报道望京新城业主和物业发生纠纷后,记者昨天又得知,两个老太太和一个老头在内的四名业主被华松集团的民工打伤。

  记者昨天来到望京西门时,见门口挤满了警察业主和戴头盔的民工,一辆施工车堵在门口,现场人车嘈杂、非常混乱。躺在病房里打点滴的72岁老太哭着向记者讲述了被打经过。

  “当时我们三个老人在车里看守门口,阻止他们侵权施工。上午8点,来了100多个戴头盔的民工把车给拖走,老人从车里下来,在门口不愿意走,他们100多个人就往门里拥,如果不是有人在后面拖了我一把,我就得被踩成肉酱了。后来就冲上几个人把我抬了起来,有人还在我小腹上踹了一脚。然后就被抬起来抛了出去……”说到这里,她已泣不成声。经医生测量,此时她的血压是180/150。

  而此时在一楼的急诊室里,同时被打的52岁的岳女士正由医生用酒精冲洗手指上的血,给手指上药。岳女士说,看到有100多人往里面拥,她怕老太太们吃亏,急忙赶过去保护。结果被几个年轻人抓住,就听有人喊:“抠她关节、抠她关节!”于是有一人狠狠地抠她的左手指关节,当时感到一阵阵揪心的痛,血流不止。后来4个年轻人把她整个托了起来,抛出人墙外,又一民工往她背上踹了一脚,顿时感觉腰椎疼,头晕。

  60多岁的过路人杜传礼目击了当时的打人现场。据他介绍,自己当时骑自行车路过,看到人墙往里拥的现象,就停下来说了句公道话。没想到冲上来几个人,几下把他摔在地上,还说“打的就是岁数大的”。记者见到他刚取出的X射线检查报告上写着:第一腰椎骨折……

  昨天,面对群情激愤的业主,华松公司在现场的负责人竟然一个也找不到。而据工地上的建筑工人介绍,双方发生纠纷时是有领导在场的。一位民工向记者透露,其实负责人根本没走开,他们全都在院子里的一座砖房内。

  当记者进入院子欲找负责人时,却被一名保安告知“除了工人,谁也不能进去”,并坚称一个领导都不在,去了哪里不清楚,“领导吩咐任何人都不见”。整整4个多小时,华松公司没一个负责人露面,直到下午5时记者发稿时,面对久久不肯离开的业主,他们仍然闭门不出。

  下午5点多,几位业主代表在面包车上制定了此次事件的处理建议后,将建议递交花家地派出所。建议中提出,为了消除426号楼的安全隐患以及保护业主的人身安全,首先要求华松公司立即停止施工;其次,把面包车复还原位;再次,严惩“3·27”事件的打人凶手;第四,尽快查出其幕后操纵者。

  另外,业主代表通知所有业主在426号楼前召开业主大会,制定长期的维权方案。记者离开时,施工工地的大门已经被工人关上,但街上仍然有数百名围观的行人,宏昌路一带交通仍然堵塞。

  另有消息称,上星期六,朝阳区建委王志忠副主任召集望京A5区426号楼的业主代表时说:由于429号楼的工程现状,426号楼存在着危险的可能性,而雨季的到来,会加大危险的可能性。责成华松公司尽快拿出补救方案,并希望426号楼业主配合。业主代表向426号楼的业主通报了情况,业主们一致认为,426号楼的危情是华松公司施工一手造成的,华松公司应对此负全部责任,立即回填大坑,恢复原貌是业主们唯一可以接受的方案。

  426号楼的十余名业主25日上午前往市建委,查验华松的开工证,发现开工证上无消防、交通部门的审核批准章,华松公司施工的合法性值得质疑。426号楼的业主们保证在法律的框架下继续以各种形式的更大规模的斗争的权利。他们称以前是为合法的权利,为自身的财产,现在是为了生命的安全。本报记者骆永红摄本报记者兰和杨文学李东赵升文

  今年2月,望京新城A5区426号楼的业主发现其前面约有1万平方米左右的面积被围了起来。他们通过城市开发建设集团了解到,这个按照中国建设设计院的年鉴规定应是绿地和停车场的配套设施已经被转让给华松公司。而华松要在这里建造一座高达33层的住宅楼,规划为A5区429号楼。此楼建成,最近处距426号楼将只有约7米的距离。为此,业主认为自己的采光和房子价值受到影响。但经过了解,华松公司已经具备了北京市规划委下发的合法的施工手续。经过交涉,双方没有达成统一意见,于是纠纷愈演愈烈。为阻止“华松”侵权施工,业主们租来车辆横在工地门口。